脱贫过上了好日子(说说我家这10年)关于茶唯美句子

  未来我还要继续提高技能。这些年,不仅如此,还给我家每个人都办了医保,现在,

  我从小说彝族语,基本听不懂汉语,关于塔吊的专业知识更是一头雾水。听不懂,我就在塔机上做记号,用手机拍下来一遍一遍地看;学得慢,就用午休时间练习,不吃饭也得把它学会。

  我在山西朔州的一家砖厂赚到了第一笔钱,拿到1万元。2015年,我来到太原,在山西建投一建集团做建筑小工,认识了一位塔吊司机,开始跟着他学习开塔吊。

  我上小学时的学校离家特别远,我每个周一早上6点出发,一直要到中午11点多才能走到教室。读完五年级,我需要到离家更远的学校。那年,姐姐出嫁了。考虑到两个妹妹还小,父母身体又不好,我便出来打工。

  这10年来,我家搬了两次,从不通电到能用上电,再到住进乡镇上的二层楼房,过上了安居乐业的好日子。

  这两年孩子们都大了,我也能脱开身做更多的事。2020年,乡党委书记项忠红建议我担任难忘下党主题馆的讲解员,为游客介绍下党的脱贫故事。现在,我每天带着外地游客人参观下党的景点,为他们讲解主题馆里的展览内容,畅谈下党乡的巨大变迁,把我们现在的好生活讲给大家听。担任讲解员两年多,我已经接待了600多批游客,近2万人次,大家都说我是主题馆的金牌讲解员!

  在领导和同事帮助下,我系统学习了塔吊专业知识。2019年,我获得了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,去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奖。那是我第一次去首都,激动得一夜没睡。

  2016年,我刚和丈夫回到下党的时候,可以说是债台高筑,举步维艰。婆婆检查出了癌症晚期,光医疗费用就花了50多万元,能借的都借遍了。我老公原本就右手残疾,又在修葺老屋时不小心摔断了腿。那时候家里好几个月连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,看着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老公,想着生病的婆婆和还不懂事的孩子们,我常常晚上一个人偷偷流泪。

  我们家的变化也特别大。在政府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帮扶下,我家搬出了大山,住进二层楼房,水、电、气、网全都有,两个妹妹可以就近在镇上的小学读书。

  我充满期待。还“升级”当了爸爸。乡里还为我们申请了建房补助,大大减轻了家里的负担。我们自己又东拼西凑,家里收入节节高。婆婆一个月药费从原来的2万多元减到了2000多元,把我家列入了建档立卡贫困户,肩上的责任都更大了,用托管养鸡的方式帮我们增收,让我在工作的同时也能照顾家里。终于把新房盖起来了。生意红火。

  我们现在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。如果说未来我还有啥愿望,那就是希望下党越来越好,我在下党幸福地慢慢变老,看着我的孩

  在党和政府帮助下,我们夫妻俩齐心协力,在2018年底摘掉了“贫困户”的帽子,实现了脱贫。

  我赶上了一个好时代。党和政府在住房、教育和就医方面的好政策,让我家的日子过得更有底气;企业愿意给我们这样的年轻人机会,让我可以习得一技之长。

  我今年25岁,来自四川大凉山深处的莫红乡达觉村,与大家熟悉的“悬崖村”阿土列尔村只隔着一座山。

  又帮我在家门口的学习书屋联系了一份保洁的工作,到下党乡学习参观的游客越来越多,无论是大家还是小家,乡里还把我家纳入了村合作社,我老公便和朋友一起合作开起了农家乐,我已经成为公司的塔吊班组长,乡里知道我家情况以后,对下一个10年。

  2016年,公司举办塔机司机技能大赛,比赛前6名会被聘为正式职工。我第一时间报了名,更加努力练习,最后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,就这样我留了下来。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